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因為在訪問網站被問了,於是只好乖乖寫。
寫這篇時一直思考該如何分類,最後決定用腦中代稱來分類,沒有的話就以活動地點來分類。
有省略一些角色,另外,後期才出現或平時比較難以討論到的角色介紹會比較簡潔點^q^



【呼吸】
呼吸,breath,布雷詩。
其實有思考過亞理的姓氏是用這個字,但是RO中我不太注重姓氏設定,因此沒有真的設定下去。
另外,嚴格來說榭思不太算這裡的,照理來說這分類只有亞理一人,不過同樣是以褐綠色為代表色的角色,就這樣吧。

亞理卡特 / 神官
溫和沉穩的青年。
對任何事物有一套自己的見解,凡事習慣往樂觀的方向思考,也因此散發著一絲絲不諳世事的氣氛,讓身邊的人有點困擾並為他憂心。
潛藏著虔誠的信仰,意志堅定而固執,屬於私底下默默努力的類型。
在家庭方面有自卑感,盡量不讓這件事影響到自己。

本來是個性衝動的(會因為某些理由衝進騎士團找人PKry),後來卻變成聖光術專家。
看似冷靜沉穩其實很容易被寒塔牽著鼻子走,對愛情感受性薄弱,總之是個木頭。

好想看寒塔×亞理喔喔喔那邊的呆毛再不快點有所作為我就真的ry



榭思特 / 牧師
安靜內向又過度畏縮的少女。
因為生長環境而缺乏自信心,難以與他人互動,習慣性逃避人群。
認為自己的存在可有可無,帶著負面性思考過一天算一天,直到在某次突發性的組隊中遇到一些人,才逐漸改變她的一切。

亞理卡特的妹妹。
也是我女兒ヽ('∀`)ノヽ('∀`)ノヽ('∀`)ノ








【山毛櫸】
山毛櫸,Fagus,法古斯。同上。

寒塔 / 獵人
行事俐落坦蕩,爽朗輕快又不拘小節,但是 非 常 不 好 相 處 。←
習慣冷淡行事,與之互動時可感受到明顯溫度差,比起與外人互動其實更愛待在狩獵場所,對熟人則多了一點點惡整心態。
另外有陰鬱的一面,不過藏得很好。
日常的消遣是保養武器、製作箭矢等與狩獵方面有關的事。

我家第一個設定上有染髮的角色。
其實是AF的法古斯老師ry 上面應該寫得很明白了。



拉維里 / 刺客
寒塔的弟弟,難以習慣寒塔與父親的行事方式。
行事低調的青年,不熱衷於團隊活動但不刻意疏遠人群。
默默承接刺客工會派遣的任務過生活,雖然乖巧聽話但必要時會為了爭奪自己的權利堅持己意而與人起衝突,不是沒有主見。
養了一隻沙漠幼狼,名叫路特拉。


史納伊帕 / 神射手
寒塔與拉維里的父親。
熱情爽朗的愛妻家,不太會看人臉色又愛纏著人這點令人無奈。
能力中上的射手,無論在個性、處事還是狩獵方面都影響寒塔許多。←寒塔本人不願承認。

和朋友聊天時都喊他爸爸,不過真的是很煩的角色,只要是熟人都被他糾纏過。
最近煩惱的事情可能是那個有點矮的到底願不願意叫自己爸爸這件事。



古特亞 / 刺客
寒塔與拉維里的母親,已沒。
沉默寡言卻溫柔明朗的女性,宛如在夢羅克盛開的花朵。←爸爸談。

很早就死了,而且死去的理由很悲傷,倒不如說,是我對刺客的印象吧,就和夢羅克的沙塵,被風吹走也不會有人發現。
我很喜歡爸爸和媽媽這對夫妻,沙漠與森林的結合哇咿ヽ('∀`)ノ

另外,原形象是借用掌心的萌果和小棲,不過現在已經是不同人物了呢。



杜松樹 / 獵鷹
寒塔的夥伴。
個性嚴謹的紳士,對寒塔的所作所為深感無奈卻無法表達意見。
十分可靠。


路特拉 / 沙漠幼狼
拉維里的寵物。
還是年幼的孩子,特別喜愛玩耍。
仍保有看到會動的東西會想撲上的狩獵本能。







【國外】
角色不是出生在盧恩米德加茲王國的意思。
名字也帶有異國風味。←

枯野 / 智者
天津人。
得理不饒人,擁有精神潔癖對自我要求非常高的女王。←
事實上非常純情害羞,擁有少女嬌羞的一面。

一言闢之,正是傲嬌。(被火箭)


文駒 / 武僧
崑崙人。
忠厚老實,有點橫衝直撞,有想做的事會立刻行動不太注意事後的影響。
成年之後多多少少有穩重許多,不過應該是拜某位少女之賜。

我滿懷念小時候會喊著『我要看蝴蝶姊姊的ㄋㄟㄋㄟ!』而衝進西王母神殿的文駒…(爆!)
小時候這樣亂來,長大有了喜歡的對象卻完全不敢有所動作也很可愛啊。








【天青色組】
天青色,Celeste,賽萊斯提。
…雖然組別是這樣,但賽萊斯提不是姓氏而是角色名字,這是當初沒記算好造成的(爆)

艾帕斯伊利 / 創造者
來自秀發茲發德共和國的少女。
年輕的創造者,就讀朱諾的鍊金學校,由於成績優越而以交換學生的身分獨自來到盧恩米德加茲王國。
個性天真浪漫,待人熱情友善,喜歡接觸新事物,時常脫口而出令人啼笑皆非或覺得不對卻無法反駁的話。
努力培育的生命體是巴尼米樂斯,暱稱是黏黏。
並不在意外人對粘黏外表的害怕,但是有人主動接近黏黏會令她高興,也因為如此,艾帕對黏黏主動接近的某位神射手有好感。
喜歡用匿稱的方式來稱呼熟識的人。

艾帕的故事牽扯到生體研究,所以有點陰謀感,雖然我本人是很喜歡啦…但是都沒寫(艸)
另外最喜歡讓艾帕煩呆毛了呼哈哈哈ヽ('∀`)ノ



賽萊斯提 / 鍊金術師
艾帕斯伊利的雙子弟弟。
定居朱諾,在朱諾的書店街擁有一間小書店,非常喜歡閱讀,總是在顧店時看書。
負責為別人無法駕馭的艾帕踩煞車而習得良好的對應能力。
在熟悉的領域內顯得自信十足又不會過於驕傲。
想追上艾帕因此努力於課業,自從艾帕離開後獲得在雷根修蘆研究所研究的工作。

這個故事的主角,大概…是看一個乖巧安靜的少年逐漸步向黑化之路的愛情故事吧(´∀((☆ミ
咦,多了愛情兩個字很怪嗎?



黏黏 / 巴尼米樂斯
外表黏稠可怕,其實內心善良乖巧的生命體。
特別喜愛某位神射手,時常撒嬌。
內心是少女。


/ 艾咪斯可魯
賽萊斯提的生命體。
和普通的羊沒什麼差別,充其量是有生命的抱枕。←







【吉芬】
因活動地點在吉芬而以此分類。

伊古拉牧 / 巫師
時常把『烏鴉若是離開吉芬塔,吉芬就會衰敗』這句話掛在嘴邊,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巫師癖的巫師。
已經到適婚年齡卻絲毫不在意,似乎比較希望能學習到新魔法,正為此努力著。
處理事物的手段圓融,碰到場面氣氛不愉快的事會笑著為大家排解問題源頭。
唯一的缺點是只要心情愉快就會詠唱大型魔法,並不是想造成別人的困擾,而是認為魔法太美麗了讓大家欣賞不是壞事--不會在室內詠唱任何可能破壞建築的魔法。

對他的暱稱是烏鴉,因為名字的意思是烏鴉與豐收神。
我的怨念,不傲嬌排外的紅髮巫師萌えヽ('∀`)ノ
上面這段介紹是很久以前就寫好的,看看我有多喜歡烏鴉…(爆)



瑪蘇埃拉 / 舞姬
伊古拉牧的姪女,因為伊古拉牧而能自由進出吉芬塔內部。
宛如花朵般甜美可愛的美麗少女,對男性抱持反感厭惡,因此會以自身為籌碼來調戲男人。
同時也是寒塔的後輩,雖然她多次表示對寒塔的愛慕卻不被當成一回事。
由於諸多因素,在戀愛方面有不安全感,因此後來遇到穩定交往的對象時非常的…(ry

百合屬性很重的女孩子…特技是摘星星!(´∀((☆ミ


角羊 / 騎士
排外性質非常重的騎士,缺乏騎士應有的騎士道與團隊合作的精神。
年幼時住在吉芬塔,似乎是某位巫師的孩子,最後被託付給伊古拉牧照顧,擔任讓伊古拉牧冷靜以及被瑪蘇埃拉捉弄的職責。
養了一隻小惡魔,名為特利斯坦三世。

基於大人的理由,最後死在夢羅克時空細縫中。
也因為如此只會提到小時候的事。



特利斯坦三世 / 小惡魔
角羊的夥伴。
個性狡詐多疑,喜歡打小主意。
口才很好。







【普隆德拉】

夏羅樂.魏格納 / 神官
態度柔軟溫順卻又不會感到懦弱,談吐與待人接物令人能察覺他接受過良好教育。
偶爾會流露出在等待什麼結束似的奇怪氣氛,不過一眨眼就消失了,除非是觀察力敏銳的人否則難以察覺。
毫不保留對對喜愛的人事物的喜愛之意,因此有時會出現非常奇怪的舉動。

家庭背景是沒落的貴族世家,因此有設定姓氏。
雖說魏格納是普隆德拉王子的姓……嗯,管他的(喂)
順便一提夏羅樂是歐羅萊昂,不過兩者之間沒有關連。



海譜莉 / 神官
原本是溫和純樸的少女,卻因為失蹤的青梅竹馬徹底改變了性格。
現在的她強勢而強硬,並且不喜歡被看輕,若是對她隨意說話是會被痛打一頓的。







【夢羅克】

奧席沙 / 神官
被派遣到夢羅克分部服務的神官。
非常嚴格的娘控,總是把瑞可塔當成小孩子來教育。


瑞可塔 / 盜賊
奧席沙的養女。
由於外表看似年幼少女,最討厭的事是被當成小孩子對待,習慣凡事自己處理。
個性刁蠻卻不會過於嬌縱,做錯事很不容易拉下臉來道歉,總是偷偷摸摸表示歉意。
說話方式令人不太愉快。


阿薩辛 / 畢帝特地龍
瑞可塔的寵物。
喜歡生肉,以及睡覺。
特技是地龍衝撞。


波雷西 / 追跡者
頭上頂著一本飛行魔書,不過仔細看會發現飛行魔書是活物,緊緊咬著他的頭。
由於飛行魔書的寄生讓他有外表看不出來的習慣性貧血,偶爾會直接躺地板時常嚇到路人。
誠懇爽朗的個性讓他身邊聚集了許多人,是喜歡照顧小孩子的鄰家大哥類型。







【未來組】
時間點在未來的角色們,大多是子世代。

貝爾 / 騎士
布蘭德與榭思特的女兒。
小時候很活潑,自從決定轉職騎士後逐漸表現出沉著冷靜的一面。
以父母為榜樣,希望能讓父母以自己為傲。


佐方 / 智者
席里爾斯與枯野的二女兒,有個雙子姐姐。
佐方的名字由枯野命名,因此帶著天津風味,其實比較黏爸爸。
聰明伶俐又有點調皮,喜歡與雙子姐姐一起以言語捉弄想捉弄的對象。


溫薩爾 / 騎士
札伊特和拉維里的養子。
安靜溫順的少年,在子世代中是年齡稍長的大哥哥,不過還是很容易被捉弄。







【不知該如何分】

凱爾特 / 超魔導師
居住地點在薑餅城原野,一身雪白打扮的不可思議少女。


莫比烏斯 / 創造者
喜歡躲在紙箱裡、躲在桌角下,不喜歡說話的創造者。
手無縛雞之力,連幾本精裝書都拿不動,不曉得在遇到某巫師之前是如何存活下來的。


米特里 / 麗芙
莫比烏斯的生命體。
智商大約在3、5歲小孩左右。
像普通的小女孩一樣喜愛撒嬌。
很討厭某位巫師。


這張圖的起因是
【角色名字】:【想問的問題】,我會以該角色的思考模式來回答問題。
這個質問小活動。

【亞理卡特】:
會怕癢嗎?是哪裡最怕癢呢?被搔癢了會不會大笑出來?

答:
「…非得回答這個問題不可嗎?是…會怕癢沒錯。
 最嚴重的部位在耳朵和脖子的部分--呃,請不要因為我這麼說了而刻意找機會捉弄我。
 小時候曾經被寒塔搔癢過,………讓我不小心攻擊她。」(感到羞愧而別過臉)

>> 問:好像看小時候的亞理是怎麼反擊寒塔。
>> 答:服事的拳頭~滋味如何~←這種反擊。

熊和榭思超萌不過騎領的鎧甲好煩所以不是很想畫完(ノ∀`)



「不可以欺負這孩子!」,小騎士阿酒。

大概是在榭思剛進入烏鴉的隊伍被陌生的新隊友包圍時發生的,
只是在上述這個時間點,榭思的表情顯得不夠害羞害怕…還是讓熊當壞人吧(ノ∀`)(誒)

所以台詞也可改成:「笨熊!如果你不好好對待榭思特,那我就要搶走她了!」



寒塔的腰和腿超棒。←



寒塔家的爸爸和媽媽,年輕的爸爸看起來笨笨的。
我好喜歡這對夫妻啊可惜(ry



媽媽單人。



艾帕,找到幻想花。

畫了這張才發現,我似乎沒有設定艾帕的眼睛顏色…給我的印象應該紅色的這孩子,
但是賽萊眼睛我塗了藍色,只好也塗藍色…果然還是應該塗紅色好^q^

商人時期的艾帕沒有戴帽子,帽子是準備前往盧恩米德加茲王國進修時,
從父母那得來、預先慶祝轉職的禮物。

--對賽萊而言似乎有點不公平,但這是沒辦法的。

父母也為此感到無奈,『上面』就是給予艾帕比較多的資源;
而賽萊在很久以後才會理解這些不公平待遇是從何而來。

說賽萊不在意是騙人的,但是艾帕對待賽萊的態度始終如一,真誠而熱切,從不保留,
因此賽萊無法去埋怨父母與艾帕。←所以知道真相後就把怨念的目標轉移過去(喂)。

另外我對白羅與艾帕的感到可惜,甚至覺得白羅有種少年時期還不能理解,直到成為男人之後才領悟的悲哀(?)。至於遺憾…不只白羅,黏黏也是,賽萊也是,其實亞理也是,這大概是我家RO故事最…的部分吧OTL

這種黑幕感好討厭,可是電波是自動接收的我也沒辦法

仔細想想艾帕線和其他人的故事比起來多了很多東西能寫呢,突然好想寫(;゚д゚)


「這孩子上星期才出生喔!我都叫他黏黏。」

瞳孔是錐形,下眼睫毛,有淚痣。
名字含義從髮色改變為瞳色,綠眼魔女。


服裝大約是這樣子,透明薄紗蕾絲的襯裙與高跟長靴。
印象頭飾是圓帽。
HOME]  [次のページ»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