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繪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這張圖的起因是
【角色名字】:【想問的問題】,我會以該角色的思考模式來回答問題。
這個質問小活動。

【亞理卡特】:
會怕癢嗎?是哪裡最怕癢呢?被搔癢了會不會大笑出來?

答:
「…非得回答這個問題不可嗎?是…會怕癢沒錯。
 最嚴重的部位在耳朵和脖子的部分--呃,請不要因為我這麼說了而刻意找機會捉弄我。
 小時候曾經被寒塔搔癢過,………讓我不小心攻擊她。」(感到羞愧而別過臉)

>> 問:好像看小時候的亞理是怎麼反擊寒塔。
>> 答:服事的拳頭~滋味如何~←這種反擊。

熊和榭思超萌不過騎領的鎧甲好煩所以不是很想畫完(ノ∀`)



「不可以欺負這孩子!」,小騎士阿酒。

大概是在榭思剛進入烏鴉的隊伍被陌生的新隊友包圍時發生的,
只是在上述這個時間點,榭思的表情顯得不夠害羞害怕…還是讓熊當壞人吧(ノ∀`)(誒)

所以台詞也可改成:「笨熊!如果你不好好對待榭思特,那我就要搶走她了!」



寒塔的腰和腿超棒。←



寒塔家的爸爸和媽媽,年輕的爸爸看起來笨笨的。
我好喜歡這對夫妻啊可惜(ry



媽媽單人。



艾帕,找到幻想花。

畫了這張才發現,我似乎沒有設定艾帕的眼睛顏色…給我的印象應該紅色的這孩子,
但是賽萊眼睛我塗了藍色,只好也塗藍色…果然還是應該塗紅色好^q^

商人時期的艾帕沒有戴帽子,帽子是準備前往盧恩米德加茲王國進修時,
從父母那得來、預先慶祝轉職的禮物。

--對賽萊而言似乎有點不公平,但這是沒辦法的。

父母也為此感到無奈,『上面』就是給予艾帕比較多的資源;
而賽萊在很久以後才會理解這些不公平待遇是從何而來。

說賽萊不在意是騙人的,但是艾帕對待賽萊的態度始終如一,真誠而熱切,從不保留,
因此賽萊無法去埋怨父母與艾帕。←所以知道真相後就把怨念的目標轉移過去(喂)。

另外我對白羅與艾帕的感到可惜,甚至覺得白羅有種少年時期還不能理解,直到成為男人之後才領悟的悲哀(?)。至於遺憾…不只白羅,黏黏也是,賽萊也是,其實亞理也是,這大概是我家RO故事最…的部分吧OTL

這種黑幕感好討厭,可是電波是自動接收的我也沒辦法

仔細想想艾帕線和其他人的故事比起來多了很多東西能寫呢,突然好想寫(;゚д゚)


「這孩子上星期才出生喔!我都叫他黏黏。」

瞳孔是錐形,下眼睫毛,有淚痣。
名字含義從髮色改變為瞳色,綠眼魔女。


服裝大約是這樣子,透明薄紗蕾絲的襯裙與高跟長靴。
印象頭飾是圓帽。
活動網址請點這裡



和阿蒼的合圖。
熊與榭思這組的時間點分得很細,每個時間點都有不同的事件(榭思的造型也都有小改變),
所以當初滿煩惱要畫哪個時間點,最後決定畫新婚期,嗯,我個人認為這時候的榭思最可愛!


和凌嵐的合圖。
嚴格來說,賽萊的故事是從艾帕離開後開始的。
在那之前他是對自己的生活不太在意,只要能在書堆中生活就很愉快的孩子。
發生在艾帕身上的事令他開始思考各種事情,進而慢慢轉變成為大人。

當然也可以說,是被汙染了。

令我把亞理推下海。←
思考可能性後可能是因為亞理有目前正在萌的要素的反差萌感(欸)



與亞理比較熟絡的女孩子們的反應。
由於畫了艾帕,所以這張圖無視時間軸。



女孩們的犬耳反應。



相關討論在這邊。←不想重複描寫情境偷懶這樣做(つд⊂)
HOME]  [次のページ»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