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文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弓箭手與弓箭手。

很久以前寫的,想寫寫看寒塔小時候的某些情況,但是非常不順,結果就變成這樣子了。
另外這篇的場地是在殭屍洞外,標靶附近的草地那。



風從淡灰色的天空將雪吹了下來。
布蘭德與我並肩走著,身材高大的他配合我的步伐慢慢前進,行走時,鞋跟觸碰到地面的聲響不如往常清脆,落了一層薄薄白雪的石磚地板只有我與他的足跡。

風很冰冷,細細的雪花撲在臉上也很冷。
我將握緊的雙手移到唇邊輕輕呼氣,整天穿著金屬鎧甲的布蘭德一定更不舒服,要是我能走快一點,我們就能早一點回到溫暖的家,好讓布蘭德可以脫下沉重的裝備休息。

「…榭思特?」

注意到我的視線的布蘭德稍微低下頭看著我,溫和的視線詢問我『怎麼了?』,我搖搖頭做以回應。
我打算繼續往前走,布蘭德卻停下腳步,一瞬間視野被深紅色覆蓋,抬起頭來才了解布蘭德把我圈在他披風之中,寒風與冰雪被阻擋在外。

他露出如同往常鼓勵著我的可愛笑容,讓我覺得好溫暖。
回家第一件事,先幫布蘭德將頭頂與肩膀的積雪拍下來,再幫他泡一杯溫暖的茶。


「文駒,你在看什麼?」

明亮的金髮被不遠處的舞台燈照射,有如金砂在陽光下閃耀。
回頭望著我的莎洛詩露出可愛的笑容。


--我不敢說,我在看世界上最可愛的女孩子。
創造者與鍊金術師。
神官中心,開竅篇(無誤)。
HOME]  [次のページ»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