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繪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頸部交代不清導致看似頸骨骨折的亞理(死)



小楚良與阿波。

上面兩張是十月畫的,下面這張的日期沒印象…至少是七月前吧。



Pixiv企劃。
完全忘了自己畫過這張圖還有這張前兩格的寒塔好幼也忘了中間那格為何畫了小巴風特Σ( ゚д゚)

……似乎是小巴風特卡片什麼的,真的沒印象了。

勸架的伊古拉牧。
(前略)
「瑪蘇埃拉,聽話一點別一直找薩摩耶的麻煩!薩摩耶你也是,別和小孩子計較這點小事!」
「舅舅,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
「妳剛才的行為舉止就是小孩子!(敲)」




『認為這種取暖方式很好,不懂為什麼瑪蘇埃拉要來妨礙…她也想鑽進來嗎?』的狗狗式思考薩摩耶(?)。

蘋果頭上的9是東方梗,請不要在意。


-


簡單說明。
伊古拉牧=烏鴉,薩摩耶就是薩摩耶。
瑪蘇埃拉不是基於喜歡他們倆人當中的某一人才妨礙的(?)。

榭思捏捏ヽ(*´∀`)ノハァハァハァハァハァハァ


榭思特是我很偏愛的角色,偏心程度甚至超越從以前就跟在我身邊的亞理、寒塔…以及有職業優勢(喂)並且讓我放下許多苦心設定的拉維里。
怯弱的少女因遇到重要的人而努力改變自己、互相扶持對方並且使自己堅強到能夠成為一個母親,這是榭思特的故事。
«前のページ]  [HOME]  [次のページ»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