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少女會話。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弓箭手與弓箭手。

很久以前寫的,想寫寫看寒塔小時候的某些情況,但是非常不順,結果就變成這樣子了。
另外這篇的場地是在殭屍洞外,標靶附近的草地那。

少女為了替弓綁上弓弦努力使勁,即使已經過一段時間的訓練,以她的力量還是不足以能將彈性十足的弓身壓彎,若不將弓身壓彎弓弦是綁不上去的,她不想去拜託負責指導她的公會獵師幫忙,只好以全身重量把手掌壓在槭樹與檸檬木製的弓身上,手掌很痛,等會放開手一定會看到一道完美的紅色壓痕落在掌心。

呼了一口氣,她決定休息過後再嘗試一次。
她席地而坐,沒有理會自己所穿著的弓箭手制服是短裙,看著放在自己手側邊那把令她花費時間與力氣的弓,用細目砂紙磨到發亮的淡淡木頭顏色配上質地細緻的木紋,弓面鑲了一小巴風特角以增加彈性,她對色彩並不敏感,不過還是認為這樣的深淺配色非常契合,這是一把漂亮的弓。

——如果搭配上弓弦,讓它能夠發會作用的話。

任憑微風吹亂自己的長髮,寒塔坐在弓手訓練場的一角呆呆望著那把弓,直到熟悉的聲音傳來她才從恍神的境界中脫離。


「——看到囉。」

瑪蘇埃拉用手指打出聲響,指著寒塔的下半身暗示,她踏著草地而來,搭配著小飾品碰撞的小小金屬聲,她的步伐彷彿正跳著舞,長長捲捲的淡粉紅橘頭髮隨風飄揚,白皙小巧的手指上有著修剪出漂亮圓弧形的淡粉紅色指甲,若不是她穿著弓手制服,令讓人以為是哪來的千金小姐,簡單來說,外表的形象不符合弓箭手這個和血與泥分不開的職業。


「哪有人想看啊,這種東西。」

寒塔對來者的話嗤之以鼻,不過也稍微調整了一下坐姿,不是在意被看到,而是要讓少女坐在自己身邊才挪動肢體的。
瑪蘇埃拉完全理解她的意思,走到她身邊慎重地整理好裙擺才坐下,少女撥撥自己被風吹散的蓬鬆捲髮,一股甜甜的香氣立刻侵襲寒塔的嗅覺,令她揉揉自己的鼻尖。

「這樣想就不對了,現在我們身邊都是血氣方剛的少年,要為他們著想一下呀。」

「那傢伙嗎?」

寒塔想起不久之前經由對外組隊結識的白髮少年,時常若有所思的模樣看起來很沉默憂鬱,其實是個滿有趣的傢伙,而且對吸引魔物與甩開追蹤具有極大的天賦,算是個很不錯的隊友。

「討厭,大姐馬上就聯想到那個矮個子!」

「我身邊也只有他是男的啊……啊還有一個妳不認識的人。」

「是那個很呆的服事吧,聽妳說過。」

被瑪蘇埃拉形容成很呆的服事現在在普隆德拉。
算是個滿好相處的人,因此寒塔希望他不會因為個性過於溫和而被惡意捉弄,她抓抓被風吹到有點打結的髮尾,突然對自己為何留長髮感到疑惑,剪短不是很方便?不但不用花時間整理,在野外活動更不會被樹枝勾到,為什麼自己留著長髮呢。

話題突然終止,她發現瑪蘇埃拉祖母綠的眼睛盯著自己輕抓頭髮的那隻手。

「大姊的頭髮是很漂亮的深巧克力色。」

「漂不漂亮我是不知道啦,只是妳這樣形容會讓我想吃巧克力。」

她伸出手,裝成要接過巧克力的樣子,還不忘補了一句『巧克力泡菜不受理』。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阿酒麻烦下次看到时报出颜色样式^q^(死亡宣告状态
ERi 2010/09/10(Fri)19:25:29 編集
Re:無題
(噴茶)

別自找死路啊^p^
【2010/09/11 05:24】
«曬圖。]  [HOME]  [為消除廣告。»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