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Collapse。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創造者與鍊金術師。

賽萊斯提帶領著不屬於他的生命體,他輕敲了門,但是還不等房內的人答應,那隻生命體便自己轉開門把鑽入房間。

他懊惱看著黏搭搭的門把,思考著該怎麼清理,過了一會,他決定先進房間。


-


艾帕躺在潔白的被單上,染著紫藍色鳶尾花圖案的被褥像是畏懼寒冷似的從肩膀以下緊緊蓋著她的身軀,從被褥鼓起的體型看來,她的身材很嬌小。
過去常戴在頭上,有可愛裝飾的白色帽子像是為了能方便隨時出門攜帶而掛在床頭。

窗外的風帶了一點初春新芽的氣息進來,吹開了原先充斥在空氣中的藥水氣味。

沿著門口到床邊,滴了一地的黏稠液體。


「黏黏想見你。」

賽萊斯提扶起艾帕,並把枕頭塞到她的背後當靠墊,原本被被子蓋住的上半身也露了出來--少女的身軀上沒有兩臂,但這個畫面馬上被另一件薄毯子給遮蓋住。


「不會冷嗎?需不需要關窗戶?」
「我喜歡冷空氣喔,賽萊。」
「有哪裡不舒服嗎?」
「普普通通--我討厭下雨天,我喜歡每天都像今天一樣是晴天。」

她和往常一樣答非所問,接著轉頭。

「黏黏來。」

聽從少女的呼喚,被暱稱為黏黏的巴尼米樂斯走向前一步,看似半融的可怕大臉露出哀傷的表情。
牠從背脊伸出金色的枝枒,向少女施展著生命體所能學習的的治療術。

「哇…黏黏,你好棒喔,可是沒有用的喔…在很久很久以前,貓頭鷹先生有幫我治療過唷,可是…我的身體好像很奇怪。」



最初是意外。卻從那次開始,手指,再來是手掌,接著手臂,彷彿融化般剝落了。

時間沒有太久,四肢就像從一開始就不存在似的離開她的身體。



即使大聖堂的神官利用治癒術進行治療,也無法復原。
再怎麼虔誠而可使用神之權能的神官也無法將已與身軀切除聯繫的部分接回。
魔力可以抗拒神力,反之亦然。
而以科學之力為底構築出來的事物呢?依循世界運行的準則,兩種力量或許也無法與其互相干涉。



「雖然我很想像以前那樣摸摸黏黏還有賽萊的頭,」她偏著頭說,

「但是我沒有手了,對不起。」



-



艾帕的結局。
沒有解釋前因後果,內容很不知所謂…(喂)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到處都黏搭搭~~~~~
如果黏黏哭的話會變成黏黏的小河..
艾帕~~有賽萊陪著你/Q口Q/
凌嵐 2009/07/31(Fri)17:25:08 編集
Re:無題
黏黏的小河…我喜歡黏黏哭到把自己洗成小隻的梗w
【2009/08/14 01:28】
無題
看到沒手那裡嚇到了!!
怎麼這樣艾帕本來是天真可愛的少女吧OAO

黏黏會難過!
水釉 2009/08/07(Fri)21:37:13 編集
Re:無題
對、對不起!(爆)
但是我認為這樣的結局最適合艾帕了(遮臉)
【2009/08/14 01:27】
無題
∑(゜Д゜|||)!!!?
突然的黑化。天才的代价?
ERi 2009/08/08(Sat)11:18:27 編集
Re:無題
也不是突然,在艾帕的設定雛型出來之後就決定往這方面走…(抓頭)
【2009/08/14 01:29】
«波利組。]  [HOME]  [紀錄。»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