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刺客工會部份。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節錄給自己用的資料。

刺客卡伊:
「我們要非常堅持自尊心才行,才能被稱為『沙漠臼齒』 的刺客!」
「……終有一天會善用我們的力量的。等待著那天就是我們的使命。」

「還有……如果周圍有跟你很熟的人的話也許比較好啦。」
「因為我們是屬於『孤獨』的…人。你的情人、朋友看到你手上所沾到的血的話…」

「……那就無法迴避了。只剩下一個人的路程的。是要一個人承擔著血之責任的『孤獨的路程』。」

「雖然有點孤單,但是因為這也是你的路,不會覺得太差的。」
「就跟我跟你所說的,要走『自己的路』。」

「那麼……我能給你的忠告是為止。太黯淡了嗎?」


「很好,就是那股精神。不可容任自己的自尊心受損。」
「無稐如何我們是『沙漠臼齒』 的刺客。」
「很抱歉剛剛一直取笑你。」


「最近太多那種精神狀態太腐爛的傢伙呢。」
「先不管是否知道自己要做的事情的知識……」
「連刺客的自尊心以及過去艱難時所努力的記憶都給遺忘掉了!!」


刺客卡伊:
「塗毒(Poison)……是用了叫做英文的奇怪語言命名,以我們的語言來稱呼就叫做『毒的意識』。」







刺客工會會長:

「是啊…我們是個很孤獨的人們。」
「不管是何時何地,常常會感覺到孤獨的。」

「或許以刺客的身份活下去……類似於傳道者也說不定吧…」

「但是,前面也有提過…有個叫做…夥伴的東西存在。」
「與自己以心靈來溝通的夥伴,能夠交付自己的背後的夥伴,你也最好找到像這樣夥伴,這樣子以後對你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刺客工會會長:
「有人在等你嗎?」


選擇回答1:「是夥伴。」

刺客工會會長:
「是喔,他們應該也看待是自己的事情而為你高興的吧。」
「不要忘了在孤獨當中為夥伴著想的那份心情。」




選擇回答2:「是公會的會員們。」

刺客工會會長:
「能夠一起共生共死夥伴嗎……這是件很棒的事情呢。」
「以刺客的身份,找一些能夠為他們可以做的事情吧。」




選擇回答3:「是情人。」

刺客工會會長:
「喔,青春是嗎!是為了情人啊。」
「那就成為她的影子而保護她吧!賭上你的所有去保護她吧。」 / 「那就成為他的影子而保護他吧!賭上你的所有去保護他吧。」
「而且不要改變了你的那份心……要永遠愛下去。」
「年輕是不會有兩次的。」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朱諾境內。]  [HOME]  [賽萊斯提。»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