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02。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噗浪記錄,並且補足(黑字表示)。





我家腦袋少根筋的男性角色好多。

稍微思考了一下,蔥和文駒被我歸類在病人的位置,--這是怎樣?

自家男性角色的正常人是拉維里和賽萊,兩人共通點是姊姊都是爆走型角色…
大概是我喜歡乖巧型的弟角色的緣故吧,不過賽萊最後會黑掉。(欸)
↑日出也算正常人,不過是後期出現的很薄影,雖然很喜歡他但是平常比較不會考慮到他。

說到正常人我竟然沒有想到亞理,他是不正常人嗎?天然…?


-


拉維里在我腦中是非常理解現實與世道的少年,相比起來寒塔還比較樂觀一點點,
不過他表現出來的反應好像很純真,應該是我當初寫文和爲拉維里製作互動反應時想的不夠多……


-


看到阿蒼寫的楚良相關才想到:
寒塔的外表設定成「身材高挑偏瘦,乍看之下會被誤認成清秀的男性」這點。
這兩人,是怎樣。(欸)

然後,提到廚設定的話,…我家設定大概是拉維里第一名吧!OTL
基於刺客不幸主義(發音:愛他就要欺負他)這點拉維里小時候的經歷不能說很愉快,
因此這孩子很珍惜成年之後遲來的溫暖與幸福。

雖然我覺得他對這種幸福感抱有履覆薄冰的不安感。
早期應該是不安不安,不管是對家庭還是對…愛情XD,這點和榭思類似,但是拉維里不會逃避,
而讓哥哥比熊輕鬆很多。(喂)

也因為小時候的經歷,讓拉維里在遇到溫薩爾的時候會想主動幫助。
我自己滿喜歡這樣的影響。

順便一提奧席沙←拉維里這邊,少年拉維里是想從奧席沙身上尋找父親的影子…
啊啊,有時候會想當拉維里看到爸爸的時候會不會很失望(爸爸痛哭!)

不過真要說對爸爸失望的人,首要還是寒塔。
她在小時候看到那個男人陷入一覺不振的狀態的時候。
嗯,這是裏設定啦。寒塔對男人沒啥興趣搞不好也是這個原因,…但這不代表她對女人有興趣(欸)。

↑其實少女會話這篇原先是想寫出這點的。

似乎從來沒有提過媽媽帶拉維里回夢羅克的原因。
當初設定裴楊排斥外來人。
會這麼設定是因為裴揚在遊戲裡的設定是被山岳重重包圍,一開始幾乎沒有外人會來的地方。所以就這麼設定下去了,應該說大部分的人不在意,但是在意的人抗議很激烈的排斥方式,吧。

拉維里是因為髮色才被媽媽帶走的,寒塔染髮的原因也是這個,不是想跟著媽媽,畢竟拉維里回來已經是成年時的事了。
她是希望讓拉維里回到裴揚的時候沒那麼突出,或是抱著想對白髮有意見請先對我來的想法。
不過等到拉維里再度回到裴揚時裴揚的排外就更沒那麼明顯了,寒塔這麼做應該算是種補償心態吧。

(再補足)
其實自己腦中的RO世界裡每個城鎮都有粗淺的設定,在慣用命名多數人民的髮色/瞳色這兩個項目上…所以才會有上述以髮色來排斥的情況發生。

這是滿久以前想寫卻不了了之的部分。



-


艾帕的部分也是自己很喜歡,而以完全抽離的視角來看覺得稍嫌做作。
因為如此發生在艾帕身上的事的主要原因從來沒有對外完整說明過…。

說到艾帕就會提起賽萊,我非常喜歡賽萊和書店街有關連的設定!
其實,希望自己在設定角色的時候能讓角色盡量融入那個世界,而不是把角色拿到別的故事也可照用這樣子。

艾帕和賽萊的父母,我腦中則是有被抹殺的印象在。
原因也與發生在艾帕身上的事有所關聯,賽萊則是還可使用因此保留下來。
…寫到這裡對賽萊的未來感到擔憂,呃啊我怎麼每次都把故事走向弄成這樣子。

啊啊賽萊的事我得好好想一下才行,對於自己不寫利用而寫使用這兩個字受到驚嚇了…。



-


突然滿想看看呆毛和亞理服事時期的故事(思考)
還沒有亞理這個拘束器的呆毛會比現在更刺人吧?
而這時期的亞理則是有點沉悶不太搭理人的樣子…呃這是指亞理剛到普隆德拉時的事。

上面提到亞理的過去……想起自家角色的幼時經歷好像都滿慘淡的。

較有明確設定的:
亞理卡特:棄子、養育成人的爺爺過世。
榭思特:被忽視兒
拉維里:整個慘到極致不知該怎麼說。←喂。
寒塔:爸爸變成廢人(雖然後來正常了)、媽媽死了和弟弟失蹤。

這些設定超煩的好中二wwwwwwww

要細說的話,其實亞理的父母的心態我是偷偷借用了奇諾之旅船之國中那對夫妻的心態。
而數年後誕生的孩子,則是因為定居了而保留下來,但是不想花費心思去照顧。


-


另外雖然從來沒有提過,但是女王在天津有家人的。
她會在夏冬兩季之間選擇回去探望的時間,一年大約只回去一次。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