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片段,日常。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全員(?)。

「你來做什麼!!」


爭吵中的寒塔與枯野看到推門而入的札伊特馬上口同聲大喊又反射性轉頭怒視對方,露出不滿意自己與對方同調的神情。
札伊特帶著一貫的苦笑,早已習慣被寒塔與枯野敵視,只是沒想到今天這麼巧一次碰上,兩倍的敵意更加深他的無奈。


「我來找拉維里。」
他看著寒塔因自己的回答表情變得猙獰,手摸上繫在腰際的弓卻遲遲沒有抽出箭矢,或許是拉維里在場才沒有大開殺戒,總不能痛扁弟弟的朋友;枯野的表情則是帶著彷彿談戀愛中的男人都是波利腦--看到掉落物就馬上彈跳過去--的不屑表情,把手中的書本翻開遮住自己的臉。


「老兄--」
寒塔放下與枯野的爭執將目標放在札伊特身上,一臉不滿的對札伊特揮拳。隨之用眼角餘光看到拉維里擔心的表情,嘆了口氣。


「算了算了,拉維里,姊姊我有點渴,再幫我倒杯酒…茶好嗎?」


支開拉維里後,寒塔瞪著札伊特往廚房走去的背影,為什麼拉維里會對那個內容物和大腳熊如出一轍的男人抱有好意?如果自己不是必須在大陸上東奔西走,哪輪得到這隻大腳熊靠近拉維里,亞理卡特這個混蛋根本沒有幫她好好照顧她最重要的弟弟!她可是信任他才將拉維里交付於他,那個腦袋硬化的神官竟然辜負她的期望,下次見到面一定要賞他幾發二連、到自己的精神力消耗完為止!不知道自己正對著無辜的人亂發脾氣,寒塔手抓著銀箭矢忍著想在桌面刻出札伊特的墓碑的衝動,再度嘆氣。


「洛陽有一句諺語,妨礙別人戀愛會被馬踢死。」事不干己,枯野端起自己的茶喝了一口:「去吉芬塔時小心點。」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