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以冰心臟為開端(拉維里篇)。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刺客與神射手。

大馬士革短劍劃開小雪獸的白色毛皮,拉維里並不像他的姊姊寒塔那樣擅於製作皮草,但依然學習過切割撥下獸皮的技術。帶有魔力的冰心臟非常冰冷,長時間捧在手裡會凍傷。拉維里想起前輩的告誡,用纏了繃帶的手取出小雪獸的心臟放進行李袋。


啪沙啪沙,踩碎沿路的碎冰。


越接近洞穴中心就越明亮,雪白色冰塊彷彿有魔力似的閃爍著晶瑩剔透的光芒,氣溫也明顯下降許多,長年生活在夢羅克炎熱氣候的拉維里並不習慣這種低溫到彷彿空氣都凍結的地方,他覺得自己握住劍柄的手就像碰了過於低溫的鐵而被黏住,試著張開凍得僵硬手指,只有指關節嘎嘎作響的回應。


該先出去讓身體恢復到正常機能方便行動再繼續…,更何況路特拉還在洞窟門口外等著自己。拉維里這樣想著,轉過身子卻看到一個戴著小惡魔帽子的神射手表情帶著一絲猶豫站在不遠處,看著自己,他發現自己已經冷到無法注意周圍環境,連附近有人都沒有發現,如果這時候遇到擅長使用魔法攻擊的蓋俄斯提或許會受重傷。


「你好。」
像是在回應拉維里注意到他,神射手主動打招呼,黑紫色的小惡魔帽子在冰藍色的洞窟中相當顯眼,看著神射手走到自己身邊距離一步的範圍內,拉維里以點頭做為回應。


「……嗯。」神射手露出苦笑,沒有拿弓的手搔了搔鼻頭:「不介意的話,要不要和我組隊呢?」


「組隊?」
已經很久沒有聽到這個名詞,不知道為什麼刺客總是給人獨來獨往的印象,而他自己也是。雖然公會偶爾會有大家一起外出狩獵的聚會,但是拉維里必須為刺客工會工作,時間總是錯開,今天也是,他為了刺客工會的指令而來蒐集冰心臟,冰洞窟位於阿盧納貝茲教國境內,拉維里卻沒有看過冰洞窟以外的任何風景,總是從利用刺客工會聘請的牧師(他好奇為何那位牧師願意接受這種委託)施放傳送之陣來到冰洞窟之外,達成目標再利用蝴蝶翅膀回到公會據點。始終如此。


「我想…兩個人的效率比一個人快,不管是冒險者等級的提升還是搜集蒐集品。」

神射手依然帶著苦笑解釋,看起來卻像盡量在微笑想讓自己看起來比較不可疑似的,拉維里不禁覺得有趣而露出微笑。看到拉維里露出笑容,神射手的表情也鬆緩了一些。


「如何?」神射手又搔了搔鼻頭語氣不帶催促的詢問,拉維里點了頭。


「我是札伊特,請你多多指教。」
札伊特伸出手,拉維里在猶豫之後也伸出自己的手。


他發現,自己被凍僵的手指非常溫暖。






-

初次見面篇。
解釋一點拉維里的背景設定…標題這麼寫也不一定會有札伊特篇就是了。


順便一提冰心臟的用途是和夢羅克魔王任務有關。
黑心的刺客工會高層要小刺客們去搜集冰心臟來賣給想偷懶又想加入洲際衛隊的冒險者。
說明白一點是走私冰心臟。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