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貓之眼。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刺客與神官。

聽說他病了。
總是照顧自己的那個神官。


公會成員似乎都去裴揚探病,位於崑崙的據點沒有任何人在,總是熱鬧的大廳一下子靜悄悄的,反而令刺客不自在。


他要路特拉乖乖聽話留在房間裡便離開了。


-


看到與他同齡的神官和他的同學從屋內走出,刺客趁著擦肩而過的空檔,利用自己所習得的技能偽裝走進屋裡。他也不曉得為什麼要將自己隱藏起來,或許是不想與氣勢凌人的褐髮女智者正面碰上;要是她在屋裡,至少能先避開等她離開再來,能不碰面最好不要碰面……。


腳步輕輕踏在木製地板上,沒有發出任何聲響。
他從門口長廊踱到客廳,屋內的擺設完全沒變,大廳的桌上卻多了一瓶色彩鮮豔的花,那並不像神官會做的裝飾,是探病的人送來的?刺客帶著疑問走上二樓,小心翼翼不讓老舊的樓梯發出嘎吱聲。


他停在門房外,來探病的人似乎都走了,隔著門聽不到任何對話,也沒有人在動作時會發出來的細微聲音。確認房內只有神官一人後,刺客輕輕推開門,黑髮神官躺在床上,看起來是睡著了,緊閉著雙眼的面孔看起來非常疲倦。
為什麼?不是整天都好好的在休息了嗎?或許…是來探病的人過於喧鬧,才讓他更勞累吧?刺客回想起往常的公會大廳、野外狩獵甚至一起外出遊玩的情況,點頭確認自己的想法。


刺客思考著該怎麼做才能讓神官舒適一些,但看起他可能什麼都不用做。


櫃子上擺了水瓶與已經消耗過的感冒藥,他拿起另外的空杯嗅了嗅,殘留的刺激性甜香讓他知道原本裝的是紅糖薑茶;還有裝著被切成兔子造型的蘋果的淺盤以及食物早已被吃完的綠色容器,似乎都是戴著鹿角裝飾的神官帶來的慰問品。


既然不需要他製作適合病人的清淡食物,至少把這些碗盤洗乾淨。


之後,刺客以依然偽裝的姿態盤坐在牆角等待神官清醒,像安靜顧著主人的家貓。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散步。]  [HOME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