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散步。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刺客與神射手。

坐在正在吃早餐的路特拉身邊,用手輕輕撫摸牠有柔軟毛皮的背脊,路特拉晃晃頭搖搖尾巴汪了一聲,用沾了寵物飼料的舌頭舔了拉維里的手。


「…不可以這樣。」
他用手指輕輕彈了一下幼狼的額頭。路特拉討好似的發出嗚咽聲,站起來舔舔拉維里的臉頰。濕濕熱熱的舌頭貼在臉上還帶有寵物飼料的氣味,啊,他想起自己以前在冰洞窟修練時曾經因為那裏沒有動物可狩獵無食物可吃而吃了特別多帶的寵物飼料……那個味道呢…


回想起寵物飼料味道的表情讓同寢室的騎士角羊感到疑惑,不過角羊似乎認為這不甘他的事,慢條斯里咬著自己的早餐。


「快吃完,吃好就去…散步。」
拉維里用手背擦擦臉,露出苦笑將路特拉抱起來放到飼料盆前。
聽到散步兩個字,路特拉用力搖了尾巴兩三下,埋頭進飼料盆。








普隆德拉的街道相當整潔明亮,規規矩矩架設架設的露天商店以及穿著整潔面帶微笑的路人,無論來幾次都有著這裡和夢羅克完全不同的深深感觸,拉維里吹了口笛呼喚奔跑速度稍微快了點的路特拉。


念頭一轉,他領著路特拉走進稍窄的小巷,躍過幾個胡亂擺放的木箱走到那個人的家前。



「早安,拉維里!」
穿著神射手服裝的短髮青年站在門口,獵鷹停在他的手臂上,在呼吸清晨的新鮮空氣。看到拉維里接近便打了招呼:「要不要進來坐坐呢,餅乾正在烤呢,啊,還是你來普隆德拉辦事的?」


「…只是散步。」


札伊特沒有理會從『以散步來說崑崙到普隆德拉的距離未免太遠』這個問題,等待拉維里擦乾淨路特拉的沾了泥土的四足,帶他們進屋裡。








鋒利而閃閃發光的大馬士革短劍,稍微磨鈍帶著溫和光芒的笨拙短劍,這兩種武器擺了數把在桌上。一手握著刀柄另一手將刀刃以45度角壓在鐵灰色的磨刀石上來回磨擦,推拉之間發出稍微不悅耳的噪音,這是他從小聽慣的聲音。

在這些聲音中還有另一人的腳步聲慢慢接近,他停下動作。


「餅乾烤好囉…先喝杯茶,休息一下。」
藍色短髮的神射手札伊特探頭進來,手拿著乘了兩杯茶與一疊小餅乾的茶盤,他把點心與茶在桌上,拉張木椅坐在拉維里對面,又將茶杯推了過去:「拉維里,這些短劍都是你的?」


「…閑著沒事。」
只好整頓武器。這六個字沒有說出,拉維里點點頭當做肯定對方問題的回答,並從對方手中接過冒著熱氣的茶杯。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札伊特泡的茶總是用他會喜歡的茶葉。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習慣那個人總是在自己為工作做準備的時候捧著熱騰騰的茶與點心過來,喝茶休息,偶爾交談聊天。


拉維里模糊的感覺到這種狀況似乎有點奇怪,好像被太小心翼翼對待了……


「吃吃看味道喜不喜歡?」
聲音打斷拉維里的思考,他看到札伊特拿著餅乾的手越過木桌伸到自己面前,似乎是想…餵自己吧。很自然的動作,就像說著『要不要去狩獵』一樣。


遲疑了幾秒後,拉維里咬住札伊特手中的餅乾。


帶著寵溺與滿足的表情摸摸拉維里的頭,札伊特拿起另一片餅乾,看著咀嚼著餅乾的拉維里繼續磨刀便將餅乾放入嘴裡咬了起來,並拿出自己慣用的弓調整弓弦。


這天的早晨就這樣度過了。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