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裴揚境內。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弓箭手 沃特』
「裴楊城裡所製造的弓絕對是你在盧恩米德加爾德王國所能找到最好的弓!它們不但輕,而且強韌有力又耐用。」

「這是因為它們是用裴楊森林中最高品質的木頭來製作弓的關係!」
「我的弓是用核桃木做的,可以作為傳家之寶。」

「不幸地,有很多裴楊森林品質優秀的樹木受到了在盧恩米德加爾德王國慢慢蔓延開來的邪惡力量影響,變成了可怕的魔物。」

「這麼美麗的樹木變成了邪惡的工具實在是太可惜了…」


「聽起來也許很奇怪,即使這些樹變成了魔物,它們還是能提供品質優良的木頭來製作弓。」
「也許這些樹木也在尋找方法來協助我們對抗這片土地尚的邪惡勢力…?」







『統帥』
「裴楊是自給自足的山地人所建立的城市。」
「雖然我們的祖先不能建立起像農業社會那樣文明的文化,但他們懂得如何在不借助外人的幫忙下過活。」
「年輕人積極的動力使他們從大自然的考驗中生存下來。我們裴楊的居民不論男女都有狩獵與保護自己的技能。」

「我聽說有些軟弱的年輕人害怕城外的原野或是充滿魔物的洞穴。但對我們來說,與魔物的戰爭就是我們生活的一部份。」
「這也是為什麼皇家第三代國王希望我們教導年輕人如何有效率地抵抗邪惡的魔物。」

「我年輕的時候普隆得拉就已經有派遣公務員來裴揚。」
「皇家軍隊,卡普拉服務人員,護衛……最初我們對於他們奇怪的服裝很感冒。」
「不過我們不能否認他們的確使我們與其他城市的貿易更為方便迅速。」

「現在,一些外地的年輕人們來到裴楊城定居並自稱為裴楊村民…我年輕的時候根本就想不道會有這樣的一天呢,哈哈…」
「我很高興能夠見到這些年輕人。即使他們並不是在裴楊出生的,但他們熱愛裴楊。」

「北邊的那個洞穴我有時候會去看一看。」
「最近越來越棘手了,連我都沒見過的邪惡的魔物持續不斷地在那裡面重生。」
「最近的魔物…有些不同於我們以前面對的魔物。」

「你有見過那些魔物嗎?有一股怨氣從那個洞穴傳出來…那是那些位了保護村莊而進入洞穴卻再也出不來的人所發出的怨氣。」

「那些會走路的死人又製造了一些犧牲品…呃…我已經太老了,無法承受這麼重的傷痛…我太老了…」
「如果能阻止那些死亡,我願意做任何事…。。我願意做任何事…。」



「我們從裴楊附近的茂密森林中搜集了大量的木材。」
「我們擁有技術高超的弓箭手是大自然的獻禮。你也許以為弓箭手們在森林裡練習是很容易的事,但事實上正好相反。」

「森林能幫助你隱藏你的蹤影,阻擋想攻擊你的敵人。」
「弓箭手能從很遠的地方靈巧地射中形影迷濛的敵人。」

「除此之外…在森林裡訓練還有另外一項優點。我年輕的時有次在與魔物對戰的時候弓箭用完了,而魔物消失後遺留下來的箭矢讓我保住了我的小命繼續與他們作戰。」


「隨著外來文化介紹到裴楊城裡來,我們的作戰方式也開始有了改變。」
「尤其是爆裂性的化合物與技術實在是使人們的生活型態有了極大的改變。看來人們絕對不會安於只以弓和箭矢來作戰。」


「使用陷阱的技術引入之後對於獵殺魔物有加分的效果,所以之前的統帥稱之為獵人。」
「不過,即使這種技術目前已是最熱門的話題,陷阱實在是一種很危險的技術,我們不是很建議年輕的弓箭手們轉職成獵人。」


「只有能對自己負責的人才有資格挑戰成為這個階級。」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都市傳說。]  [HOME]  [朱諾境內。»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