お墓 As dead as a Dodo。 連木塊都比不上。 忍者ブログ
無法挽回的消失與死。
神官中心。

公會據點位於裴揚的神射手札伊特又特地送自製餅乾過來。
他贈送餅乾的次數相當頻繁,當刺客不在時會帶著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詢問他的去處,亞理卡特看著手中以紙袋包裝起來還帶著微溫的餅乾,思考著神射手與刺客的互動,有些摸不著頭緒。




最後得到的結論是,拉維里喜歡札伊特烤的餅乾。




他帶著餅乾來到公會大廳,桌面寬廣的公用辦公桌被四種不同顏色、不同造型的頂飾碎片分門別類排滿,一旁堆疊的書以及發皺捲起或攤開的羊皮紙還有更多沾滿不同顏色墨水的羽毛筆隨意放置著,地板有平翻倒的墨水瓶以及好幾團揉爛的紙團,添加辦公桌的雜亂。


「--這個碎片帶著細長的針腳,從凡娜圖身上取得的時候有看到大小相同的小孔,能肯定是固定用的。其內容物以手工精細卓越打造而成,外層則是以輕而有彈性的礦物打造,這部分應該請鍊金術師來做化驗,這才是他們擅長的領域。…最明顯易懂的是畫在外殼未知礦物上的朱諾紋印了,不,或許這是優沛雷斯逆流回去的紋章。」


圍著狐貍圍巾的智者枯野正拿著一片與頂飾碎片造型完全相異的碎片以單眼放大鏡觀看其中的紋路,似乎希望能看出端倪,但過沒多久她便搖搖頭放棄,隨手抓起羽毛筆看看墨水顏色,往攤開羊皮紙寫下紀錄。右手在有毛邊的羊皮紙上沙沙寫字,左手指間則是輕輕劃過排滿桌面的頂飾碎片:「相比之下,這四種碎片上能找到的資訊反而多。」


神官亞理卡特從一早就看著智者佔用公會大廳的辦工桌工作,不只一次冒出要勸告枯野研究作好記得將工會辦公室整理整齊的念頭,而她總是會以『當然會整理好,這裡將會比原本更乾淨整潔!』來回應,當然她的行為總是如同預言一般會將事情處理的整整齊齊,雖然以她平常工作時的雜亂程度來看令人完全無法想像。


公會大廳中的兩人沒有任何交談,唯一的聲音是智者的喃喃自語。









「拉維里。」


他輕聲喚住從走廊穿越而過的刺客,歌劇面具下的眼睛往智者所在的位置看了一眼知道自己剛才的聲音沒有影響到她,便起身移動走廊。從刺客裝備穿著整齊的情況來判斷知道他剛才外地狩獵回來,便為刺客按手祈禱。溫和耀眼的潔白光芒消失後,開口詢問:「你回來了,情況還好嗎?」


「謝謝你,亞理卡特先生。」接受祈福的身體相當輕盈溫暖,拉維里握住磨得發亮的大馬士革短劍露出淺笑。「我們回來了。」


幼狼搖搖尾巴,輕輕咬住神官的長袍打招呼。


「不客氣。去冰洞窟時記得穿暖一點。生病會有人難過的。」


而且比任何MVP魔物還令人恐懼的人會飛奔回來。


不曉得神官話語裡的涵義刺客輕輕點頭表示了解,並且也向在工會辦公室中埋頭書寫的智者點頭致意。
目送刺客上樓,亞理卡特在度回到柔軟的沙發,拿起自己翻閱到一半的書籍閱讀,卻被智者的聲音打斷了。


「那孩子,其實很乖巧嘛。」


「不是嗎?」


「不像刺客。」


看到智者揉掉一個紙團扔到地板,亞理卡特嘆了口氣。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渡渡鳥的足跡
Admin:生
RO繪文置場,更新緩慢。

セニアは俺の娘。
賽尼亞是我女兒。

旅館外的記事板
ERi +
ERi +
依靠波利的嗅覺
忍者ブログ [PR]

Template by wolke4/Photo by 0501
PR